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谁给我1篇700字的美文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一首多么雄伟而又亲切的歌曲再次在我的耳边回响起来,似乎使我感到无比兴奋、无比骄傲。

  今天是祖国母亲54岁的华诞,在此,我先向这位无私奉献的母亲道一声:“您辛苦了”!

  清晨,当太阳冉冉升起的那一刹那,市人大前的广场上,彩旗飞扬,热气球在微风中跳着欢快的舞蹈:时而,前后晃动;时而,左右摆动……广场上聚集了2000多人,在那儿等待那庄严的时刻。伴随着“歌唱祖国”那优美动人的旋律,解放军双手拿着那鲜红的五星红旗,迈着那矫健的步伐向旗杆走出。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在那庄严的时刻,便使我回想起曾经所学过的课文(开国大典)时毛主席亲手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以及当时的热闹时的情景。

  国庆的到来,打破了莆田城往日的宁静。市区的中间有一条笔直宽敞而又洁净的街道,从东通西,与横贯东西的街——步行街连接成一条直线,成一个“一”字形。街道和公路两旁耸立的楼房——商场、服装店、水果店……商店门口装着霓虹灯: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缤纷,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街上和公路上的汽车在奔驰,像长江里的浪花一样。步行街上,人山人海,各色各样的人们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莆田的图书城也不例外,在那儿有许多少年儿童在家长的带领下静静的端坐在地毯上,聚精会神的观看着图书。那场面,倘若那时的我有照相机的话,一定会将这动人的场面照下来。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是21世纪祖国初升的太阳,祖国大地上一颗耀眼的星辰,是祖国的希望,是民族的骄傲,为了祖国的明天会更好,我们更应该努力奋斗,将来为祖国作出更大的贡献。

  书城早已是人山人海。寻觅好久,才找到一本《哈里·波特》。“蛮精致的。”一人说。我可是半点兴趣也无:也就只是个小巫师而已,咱中国古书堆里的“巫师”可多得很,法力也强多了。又有人去买《我为歌狂》,只见那里已排起长队。不经意一瞥,又看见什么“我为画狂”之类的狂书。金庸笔下有个杨过,是为爱而狂,想不到当今世人胜古人多矣,不论甚么东西,皆可疯狂一番,于是中国又现狂人。逛了一圈,前些时候非常流行的《奶酪》已经不见踪影,不知被哪些勤劳可爱的“老鼠”抢购空了,可我却闻到了那阵阵余香--现在的人们总是这样:有看不完的书,读不完的报,学不完的知识,充不完的电。这大概也是顺乎时代之潮流吧。

  又来到古籍书柜。见到好多戴深度眼镜,一本正经的老先生摇头晃脑,深思熟虑倒不足为奇。可笑的是竟也有好多戴卡通帽,嘻嘻哈哈的低龄儿童东翻一本,西翻一本的扎在古书堆里,确实令我大吃一惊。虽说古代小儿多能诵诗吟词,近代又有个还珠楼主五岁写出万言《一字论》,但这碧眼小儿……我定睛一看,他随手抽出一本《西游记》,只看封面,欣喜若狂,大呼:“我要买!”他家长皱眉道:“不是买过了吗?”可那孩子又变本加厉:“我还要再买一套四大名著!”殊不知,书中的孙行者哪如电视中的孙猴儿这般好玩?何况你认得“西游记”那三个字已是不容易的了,更别说“红楼水浒”了。只可惜他知道四大名著是四部书,可不只是这《西游记》,便报起它们走向收银台。他这一饱,也不知抱出多少“有三十六年不得见”者。

  我隐隐觉得有一阵汉臭味扑面袭来,赶紧走出去。恰巧听见有人大笑道:“什么?你不知道淳化阁帖!?那可是中华瑰宝!就几个大字,也要买上几百万元呢!你这都不知道!”

  是阿! 这帖子是国之重宝,可又有多少人亲眼看过?难道只知道这个名字,就可以跟上时代之发展?!有多少人自以为只知道一点皮毛,就可以学冠古今?更可笑的是,每当有一种新的事物出现时,我们偶尔或许会被它吸引。但当它已经成为陈词滥调,明日黄花时,我们的热情依旧不减,不是因为它本身的价值,而是它曾经轰动一时,甚至有些人根本不去管它的内容与实质,但求以买过而看过而领悟过而能跟上时代发展。我但愿这些滥调不再吹出,纵使吹出的是仙乐,也要有人真正领悟--一样事物之所以存在,只因它能令人陶醉。

  国庆放假本是好的,可是我们有看不完的书,读不完的报,学不完的知识,充不完的电--这当然仅指上述之类而言--那么,这不就是一种迂腐的表现吗?中国人何必再酸上几千年呢?

  不由掷笔长叹:怎一个酸字了得!本回答由网友推荐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江南,如同一幅水墨淡彩,各种细小零碎都漂浮在黑白交错而成的悠闲上,隐约透出一股缱绻之气。 古朴的小镇,有流水潺潺,有杨柳盈盈,或细雨霏霏,或和风习习。气息氤氲潮湿,总是让人心安的温柔。 一色的木结构的房屋,其板壁新旧纹理纠缠在一起,似乎已经纠缠了几千年;檀木方桌上摆放着烟火袅袅的青铜香炉;雕花窗格丝丝缕缕透进轻柔似水的阳光;有一只嫩嫩的粉蝶停驻在上面;黑色屋檐下有燕子筑巢,黑色的鸟儿不时迅疾低俯掠过。 临河的牌楼挂着随风轻飘的酒幡,晨雾未散尽的朦胧中,小小的幸福感已酿成黄酒一般不伤人不腻人的醇香。古旧的青石桥上刻着葳蕤的花雕,还有莲花和鱼的图案,在漫长幽深的岁月里漫漶而缠绵。 驾一条乌篷船行在水中,两岸的柳叶垂下去,船身被笼罩在将过的一石拱桥的阴影中,只有向光的船舷的一部分闪着琥珀色的光辉,而柳树朝阳的一部分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流转的光鳞构成整个水面的灵气,盈盈的温润。 木桨规律地击打在水上,泛出和谐的声响,一下,两下,与桥墩下不断起伏荡漾的河水呼应。一些顺水而去的落花,孤零零地在水面打转,花瓣上清晰如丝的脉络诉说花开一季的无奈。有鱼浮在水面,嘴一张一翕,细数着天上的流云。远远望去,河面只是平静得像一段深绿的壮锦。 忽的,雨纷纷扬扬挥洒下来。临河的小楼人家笼在蒙蒙雨雾中,远处望去,檐上黑的齐齐整整的瓦棱在朦朦胧胧的细雨中无声地蕴散在空气中。整个小镇也浸润在一种恬淡的气韵中。 守在楼下的一个少年早已按捺不住,心突突地跳,仰首叫唤,却又小心翼翼压着声音。一身红衣的姑娘羞怯地跑了出来,呼气如兰,樱唇皓齿启合间说着年少人的秘密。风缱绻地拂过两人的脸庞,擦在瓦片上,散出一种难以描摹的声音,触动心弦。 河上的行舟里有人在唱歌,缥缈地唱,幽幽地唱。歌声飘来一种水木年华盛开的感动,如十八年珍藏的女儿红的甘冽。那歌声渗入小镇的肌肤骨髓,融入小镇汩汩流淌的河流。 这时,苔痕青湿的青石小巷走着一个素衣女子,低低地撑着窄窄的油纸伞,阳光在她身上流丽地滑动,发出潋滟的光芒。她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长相,与这小镇子一般耐看。脸上恬淡的微笑在吹弹可破得肌肤里微微颤抖,眉眼之间情韵流转不停。一个带着如花如水的灵气的江南姑娘像一首诗般行走着。错身而过的回眸,那份怅然让人难以忘怀。 渐行渐远,渐行渐远,雨倏然停了,如来时的毫无预兆。轻轻地泊了船,走上岸。青石板上的坑洼集聚了一洼一洼雨水,清澈得可以看见放晴的天空中一朵白云悠然飘过。 路旁的一个小粥档正在煮着荷叶小米粥,瓦罐放在火炉上细细地煮,罐子里咕嘟咕嘟地冒着一阵一阵白气,荷叶的清香弥漫了整条小街。一蒸笼的小笼包出炉了,馅子的精致从透明的皮子中隐约可见,剁碎的瘦肉和葱花紧密地混在一个小小的水晶世界里。被水汽蒸薰良久的竹笼有着暗褐色的光泽和温暖。 老板客人和停步的行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安定自足的笑容,淡淡的,如三月的暖风。小街繁华而不喧嚣,没有此起彼伏的吆喝叫卖,即使匆匆往来的客商,也是欢愉和静谧。远处传来寺庙的敲钟声,清静温和的拂过人心。 河流纵横穿梭,家家户户水边栖住,黑瓦青砖。打开后门,巡石级而下,在水中淘米洗菜浣衣。孩童的嬉笑声回荡在小巷中河畔上。每家每户的喜怒哀乐如流在小河中,一清二楚。生活简易,却有着如锦流水的欢愉。江南小家的丰饶和温和散发在柴米油盐的一举一动中。日日安稳心足。 入了夜,有人踏着水洼里破碎的夜晚漫步在河畔。夜幕下的河畔很安静,寒气混杂在湿重的水汽中扑面而来。诗人在河畔坐下,默默听着河水流动的声音。夜已阑珊,渔船的樯橹声和小镇里夜深了的打更声,在夜色中显得低沉而苍老。一切渐渐归于沉寂,静黑色的夜空沉沉压下来,几颗游离的星子散落其中,闪烁着水晶般含蓄永恒的光。流火飞舞的萤火游在如水的夜色中。 诗人的眼睛清亮如天上的星辰,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无人的河畔,任隐没的时光投射在如风如雾如雨的眼睛中。

  抒情的——《茉莉花》这是一朵一朵洁白的茉莉花。在夏天的夜晚,像一颗颗星星闪耀在碧澄的夜空,像一叶叶银帆悠然在绿色的海面。

  一卉能熏一室香,炎天犹觉玉肌凉。是时,我正在读泰戈尔(1861—1941)《新月集》,我真切地感受着这浓郁的芳香。一朵花,一首诗,到底哪一个更久远,哪一个更灿烂?茉莉花名本是音译,南宋人王十朋有诗曰“远从佛国到中华”,说茉莉花是从遥远的佛国印度传入中国的。沿着茉莉花开辟的悠远的香径,1924年泰戈尔访华成功,分与秋城无限花。他的诗歌从此在中国广为传诵,如同茉莉花,现在各地多有栽培,已有60多个品种。

  芳香浓烈而淳和,清雅而不浊滞,沁人心脾,这就是泰戈尔的诗歌。茉莉花在印度人的心目中,那是纯真无邪、洁白无瑕的象征。“呵,这些茉莉花,这些白的茉莉花!/我仿佛记得我第一次双手捧着这些茉莉花,这些白的茉莉花的时候。”(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诗人的思绪,完完全全被茉莉花的洁白填满了。诗人崇尚白色,因为白色是一种简洁,仿佛最简单的生命形式。一朵一朵洁白的茉莉花,我感觉那是等待诗句的白色纸页,它拒绝着繁杂与华丽、矫情与肤浅。

  上帝创造了世界上的一切,还要诗歌创造什么。郑振铎说,《新月集》具有一种不可测的魔力,“它把我们从怀疑、贪婪的罪恶的世界,带到秀嫩天真的儿童的新月之国里去”。在印度的一角清净之地,住着泰戈尔和他的一颗童心。在阳台的角上,在那栽着杜尔茜花的花盆放着的地方,矗立着只有诗人才能看见的国王的宫殿:墙壁是白色的银,屋顶是耀眼的黄金。窗外榕树旁的小池里,日光在微波上跳舞,好象小梭在不知疲倦地织着金色的花毡。那里有的是贝壳,可以做餐具;那里有的是落叶,翩然成小舟。当然,那里有一群一群的花朵,在地下的学校里上学。连跳动的心都是花朵呢!“朝阳出来时,开放而且抬起你的心,像一朵盛开的花。”(泰戈尔《孩子的天使》)

  泰戈尔的诗歌就是他的生活。竹鸡印在洁净软泥上的细小的足印就是一些些清词丽句,坐在泥土里用枯枝断梗随便一划,就是永远的经典。他不会精心雕琢去追求一种富丽堂皇。满纸是鲜活的意象,又看不到意象,意象于他已不是包装。丰富归之于单纯,绚丽凝练为朴素的风格。泰戈尔的诗歌,线条是那么简洁,自然得像生活本身,真是些灿然开放的茉莉花。叶子青翠,光泽和润;花瓣色淡,白洁如冰。花色照着我的小屋,夜晚更加静谧;花香洗涤着烦躁,盛夏里顿生凉意。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自然的茉莉洁白的茉莉静悄悄地绽放,花香落在我的书页上,落在我所读的地方,“我要悄悄地开放花瓣儿,看着你工作”(泰戈尔《金色花》),今夜的茉莉花,就是泰戈尔柔和平静的目光,这是一种父亲般的注视。

  泰戈尔的《新月集》,灿然开放的洁白的茉莉花,花虽小而质坚,色虽素而至洁。一篇一篇的诗歌,就是一朵一朵的茉莉花。清新的叶子自然地伸展,洁白的花朵恬淡地绽开。一身的淡雅与素净,却是花香也热烈,浓郁也持久。今夜,这些洁白的茉莉花,就簇拥在我沉默的书桌上,我听到了它们真实绽放的声音。

  茉莉花,自初夏至晚秋,花开不绝,盖过各种花事;花香浓郁,有“人间第一香”的美誉。花开在绿叶之上,仿佛碧澄的夜空闪着璀璨的星光。泰戈尔,191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金,一朵东方的洁白的茉莉花,灿然开放成最高的星辰。

  呵,这些茉莉花,这些白的茉莉花!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彩色的童年,曾经在朦胧中拥有,又在朦胧中逝去。我们迎来的是那束金色的晨光,在这东升的旭日中,将闪烁青春的光芒。

  曾几度站在高山之巅,迎着飕飕的山风,远眺那如诗如画的岁月。我渴望拥有它,渴望享受它;更渴望在它的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在金色大道上留下深深的脚印。近了,更近了,我渐渐走进了它的金色里,走进了它的幸福中。

  金色年华,你是那婀娜多姿的少女,楚楚动人;你是绽开的鲜花,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肺的幽香。你总爱纺织霏霏的梦,幻想那朝气蓬勃的晨曦。撑着竹篙,迎接初升的红日。你那令人深深陶醉的旋律,使人仿佛沐浴在金色的梦幻中,你是一条空谷中的涓涓小溪,在心田中潺潺流过,激起一股五彩迷离的音符。

  然而,我又欣然的发现,你是生命旋律中最绽放异彩的乐章,你那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将会叙说着一则则感人的故事。你在金光中燃烧,迸发出青春的能量,你在金光中闪耀,映着未来的航向。

  金色年华,在你的金光之中,我似乎看到仙台的鲁迅,为了唤醒祖国人民的精神,弃学从文,让自己的青春为祖国点起了曙光;在你的金光之中,我似乎听到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多少英雄少年为祖国的胜利喊出那激动人心的口号;在你的金色历程中,我听到了周总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心声;在你的金色历程中,我看到了篝火中闪耀的赖宁精神,正用生命之光谱写着动人的乐章;在你的金色历程中,我闻到了一股芬香,在朦胧的晨曦中,劳动模范时传祥的儿子,正肩负着这芬香,走过无数的大街小巷。用自己的金色年华默默无闻地为祖国贡献出一份力量。多少年来,无数鲜花在自己盛开的时节,为祖国今天的金色年华,而散发过芬香。

  生命,是一条短暂的奋斗小径,金色年华更是如流星般转瞬即逝的岁月。生命是一声场无悔的细雨。让金色年华的强音,伴随着我们矫健的步伐,化作有智者高昂的旋律,在一次高唱“祖国胜利”的不朽之歌。世人将永远感到金色年华这支旋律的辉煌。

  在我眼前,呈现着点点金光,渐渐地汇聚在一条金色大道,伸向祖国金光灿烂的未来。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xiejingpian/94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