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作家的文章。不要太长。里面有一点写景的片段

  

  鹤群翔空 日本 江口涣评论收起热心网友

  鹤群翔空 日本 江口涣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了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啭着它的喉咙,不久之间,这小鸟儿又好象明白这是半夜,不应当那么吵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

  他靠纱窗望出去.满天的星又密又忙,它们声息全无,而看来只觉得天上热闹.一梳月亮象形容未长成的女孩子,但见人已不羞缩,光明和轮廓都清新刻露,渐渐可烘衬夜景.小园草地里的小虫琐琐屑屑地在夜谈.不知哪里的蛙群齐心协力地干号,象声浪给火煮得发沸.几星萤火优游来去,不象飞行,象在厚密的空气里漂浮,月光不到的阴黑处,一点萤火忽明,象夏夜的一只微绿的小眼睛.

  中山公园的水池象是一面镜子,圆圆的月亮映在池面.池子附近树旁的几盏路灯,那圆圆的灯光映在水里,就象是一个小月亮似的,围绕着池中的月亮.一片一片臃肿的白云缓缓地移过池面,仿佛是一群老妇,弯着背,一步一步吃力地从月亮前面走过,想把月亮遮住,月亮却透过云片的空隙倾泻下皎洁的光芒.一片白云和一片白云连起,如同一条宽大的不规则的带子,给澄澄的天空分成两半.白云移过,逐渐消逝在远方.天空碧澄澄的,月亮显得分外皎洁.

  五月末的北方夜晚,是最清新、最美好的时刻.天空象是刷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云雾,蓝晶晶的,又高又远.一轮圆圆的月亮,从东边的山梁上爬出来,如同一盏大灯笼,把个奇石密布的山谷照得亮堂堂,把树枝、幼草的影投射在小路上,花花点点,悠悠荡荡.宿鸟在枝头上叫着,小虫子在草棵子里蹦着,梯田里春苗在拔秆儿生长着;山野中也有万千生命在欢腾着……

  月光洒满了这园庭,远处的树林,顶上载着银色的光华,林里烘出浓厚的黑影,寂静严肃的压在那里.喷水池的喷水,池里的微波,都反射着皎洁的月光,在那里荡漾,她脚下的绿茵和近旁的花草也披了月光,柔软无声的在受她的践踏.

  月亮快要出来了.月亮还远着呢,可是在地平线后边,人们觉得它从黑暗的深渊上升.一道微弱的光,给围绕在高坡上的树顶镶了一条花边,好象高脚杯的边缘,这些反映在微光中的树峰的侧影,一分钟比一分钟显得更为深黑.

  雾霭消散了,银色的月光好象一身自得耀眼的寡妇的丧服,覆盖着广阔的沙滩.河面没有一条船只,甚至看不见一丝微波,河心河岸,到处是一片宁静,这宁静有如死亡带给受尽苦难的病患者的一种无休止的安宁.

  过了八公里的瞿塘峡,乌沉沉的云雾,突然隐去,峡顶上一道蓝天,浮着几小片金色浮云,一注阳光像闪电样落在左边峭壁上.右面峰顶上一片白云像白银片样发亮了,但阳光还没有降临.这时,远远前方,无数层峦叠嶂之上,迷蒙云雾之中,忽然出现一团红雾.你看,绛紫色的山峰,衬托着这一团雾,真美极了.就像那深谷之中向上反射出红色宝石的闪光,令人仿佛进入了神话境界.这时,你朝江流上望去,也是色彩缤纷:两面巨岩,倒影如墨;中间曲曲折折,却像有一条闪光的道路,上面荡着细碎的波光;近处山峦,则碧绿如翡翠.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前面那团红雾更红更亮了.船越驶越近,渐渐看清有一高峰亭亭笔立于红雾之中,渐渐看清那红雾原来是千万道强烈的阳光.八点二十分,我们来到这一片晴朗的金黄色朝阳之中.

  隔断了众人与我的是漫天的雾.任是高屋崇楼,如水的车辆,拥挤的行人;一切都不复存在,连自己行走时摇荡出去的手臂也消失在迷茫之中了.

  屋子外面,原是浓厚得对面不见人影的晨雾,这时已经消退,变淡了.慢慢得势的阳光里,白蒙蒙的雾点子,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好像沙沙有声.篱笆,土堆,墙头,都在雾气里显出模糊的形象.

  像轻纱,像烟岚,像云彩;挂在树上,绕在屋脊,漫在山路上,藏在草丛中.一会儿像奔涌的海潮,一会儿像白鸥在翻飞.霞烟阵阵,浮去飘来,一切的一切,变得朦朦胧胧的了.顷刻间,这乳白色的轻霭,化成小小的水滴.洒在路面上,洒在树丛中,洒在人头脸上.轻轻的,腻腻的,有点潮湿.人们吸进这带有野菊花药香味儿的气息,觉得有点微醺.

  夜雾慢慢淡了,颜色变白,像是流动着的透明体,东方发白了.浮动着的轻纱一般的迷雾笼罩着曹阳新村,新村的建筑和树木若有若无.说它有吧,看不到那些建筑和树木的整体;说它没有吧,迷雾开豁的地方,又隐隐露出建筑和树木部分的轮廓,随着迷雾的浓淡,变幻多姿,仿佛是海市蜃楼.

  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雾.黎明时分,浓雾像棉团似的从上游滚滚而来;爬上河岸,越上树丛,向两侧泛滥开去……浓雾塞满了小棚,沾在脸上湿漉漉的、滑腻腻的;我们谁也看不清谁的脸.

  有一个浓雾的早晨,我来到堤边.四处迷迷茫茫,山和湖都不见了,面前只有看不透的乳白色的混沌.唉乃之声由远而近,和悦耳的鸟声相应和.白色的空洞里隐隐约约有一个点子,而后,一只船的轮廓渐渐显露出来.这是这一天最早的一只游艇.

  清晨,浓雾弥漫.依照医生的嘱咐,我在湖滨悠闲地散步.耳边只闻鸟鸣,百啭千声,都看不见它们玲珑身影.一团团微带寒意的浓雾不时扑在脸上,掠过身旁.平日那装着耀眼的高压水银灯泡的路灯,今天显得那么暗淡无力,在翻腾缭绕的雾气中闪烁迷离.我仿佛正走进一个童话世界.

  有一回从滑雪会走回松雪楼,忽然察觉路上有一层雾,一下子浓了过来,一下子又散了开去,那真是一种奇妙的经验,仿佛走进一个雾帐,雾自发边流过,自耳际流过,自指间流过,都感觉得到;又仿佛行舟在一条雾河,两旁的松涛声鸣不住,轻舟一转,已过了万重山,回首再望,已看不见有雾来过,看不见雾曾在此驻留了.

  正当四月初旬,樱草开花,一阵煦风吹过新掘的花畦,花园如同妇女,着意修饰,迎接夏季的节日.人从花棚的空当望出,就见河水曲曲折折,漫不经心,流过草原.黄昏的雾气,在枯落的白杨中间浮过,仿佛细纱挂在树枝,却比细纱还要发白,还要透明,蒙蒙一片,把白杨的轮廓勾成了堇色.

  (法)福楼拜《包法利夫人》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为你推荐: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xiejingpian/113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