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人物篇-整体描写-男人

  [张飞]随后一人厉声言曰:“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何故长叹?”玄德回视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玄德见他形貌异常,问其姓名。其人曰;“某姓张,名飞,字翼德……”

  [关羽]正饮间,见一大汉,推着一辆车子,到店门首歇了,入店坐 下,便唤酒保:“快斟酒来吃,我待赶入城去投军。”玄德看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 凛,玄德就邀他同坐,叩其姓名,其人曰:“吾姓关,名羽,字长生,后改云长,河东解良人也……”

  [诸葛亮]玄德见孔明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

  [宋江]看那人时,怎生模样? 但见, 眼如丹凤,眉似卧蚕。滴溜溜两耳悬珠,明皎皎双晴点漆。唇方口正,髭须地阁轻盈,额阔顶平,皮肉天仓饱满。坐定时浑如虎相,走动时有若狼形。年及三旬,有养济万人之度量,身躯六尺,怀扫除四海之心机。……志气轩昂,胸襟秀丽。刀笔敢欺萧相国,声名不让孟尝君。

  [武松]宋江在灯下看那武松时,果然是一条好汉。但见, 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大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 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范进]落后点进一个童生来,面黄肌瘦,花白胡须,头上戴一顶破毡帽。广东虽是地气温暖,这时已是十二月上旬,那童生还穿着麻布直 裰,冻得乞乞缩缩,接了卷子,下去归号。周学道看在心里,封门进去。 出来放头牌的时节,坐在上面,只见那穿麻布的童生上来交卷,那衣眼因是朽烂了,在号里又扯破了几块。

  [孔乙已] 孔乙已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 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

  [阿Q] 阿Q“先前阔”,见识高,而且“真能做”,本来几乎是一个“完人”了,但可惜他体质上还有一些缺点。最恼人的是在他头皮上,颇 有几处不知起于何时的癞疮疤。……一犯讳,不问有心与无心,阿Q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估量了对手,口讷的他便骂,气力小的他便打,然而不知怎么回事,总还是阿Q吃亏的时候多。于是他渐渐的变换了方针,大抵改为怒目而视了。

  [吴荪甫]车厢里先探出一个头来,紫酱色的一张方脸,浓眉毛,圆眼晴,脸上有许多疔疱。……他大概有四十岁了,身材魁梧,举止威严, 一望而知是颐指气使惯了的“大亨”。

  [骆驼祥子]他没有什么模样,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头不很大,圆眼,肉鼻子,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腮上没有多余 的肉,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粗,脸上永远红扑扑的,特别亮的是颧骨与右耳之间一块不小的疤——小时候在树下睡觉,被驴啃了一口。 他不甚注意他的模样,他爱自己的脸正如同他爱自己的身体,都那么结 实硬棒,他把脸仿佛算在四肢之内,只要硬棒就好。是的,到城里以后, 他还能头朝下,倒着立半天。这样立着,他觉得,他就很象一棵树,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挺脱的。

  [巴扎罗夫]这是一张瘦长脸,宽广的前额,朝下尖的鼻子,大而带绿色的眼睛,红黄色的下垂的胡须,一个安静的微笑使他的脸庞显得有了光彩,而且表现出他的自信力和聪明来。

  [皮却林]他中等身材。他那匀称纤细的躯干和宽阔的肩膀表明他 生有一副强健的体格,能经受流浪生活的种种艰苦和气候的变化,也挡得住京城放纵的生活和内心的。他那件沾满尘土的丝绒上衣只扣住底下两个钮扣,露出白得耀眼的衬衫,显示了上等人的洁癖。他那副弄脏了的手套象是特地为他那双贵族的小手定制的,当他把一只手套脱下时,他那些苍白的手指的纤细样儿不禁使我吃惊。他走起路 来懒洋洋的,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我发现他并不摆动两手,——这是一种内向性格的可靠标志。……当他坐在板凳上时,他那挺直的躯干弯了下来,仿佛背上没有骨头似的,他全身的姿态现出神经衰弱的样子,他的坐相极象巴尔扎克笔下那个三十岁的风骚女人在酣舞之后坐 在鸭绒软椅里那样。乍看他的相貌,我估计不会超过二十三岁,接着我又觉得他至少三十了。他的微笑带点孩子气。他的皮肤象女人一样细嫩,天生卷曲的淡黄头发漂亮地勾勒出苍白高贵的前额,额上交错的皱 纹只有用心观察才能发现,但在愤怒和内心激动时就比较清楚。他的 。 头发颜色很淡,胡子和眉毛却是黑黑的,这是血统纯粹的标志,就象黑鬃黑尾的白马一样。为了完成这幅肖像,我还要说明:他的鼻子稍微有点翘,牙齿自得耀眼,眼睛是栗壳色的,——关于这双眼睛我还得说几句。 第一,当他笑的时候,他的眼睛并不笑! 你们没有在别人身上发现 过这种怪事吗?……这是脾气很坏或者经常抑郁寡欢的标志。这双眼睛在半垂的睫毛下闪出磷火一样的光芒,——如果可以这样形容的话。 这种光芒不是内心热烈或者想象丰富的反映,这是类乎纯钢的闪光:耀眼,但是冰冷。他的瞥视短促而尖锐,蛮横地打量着对方,给人留下不愉快的印象,要不是他的神气那样冷静,就会显得更加傲慢无礼了。…… 总的说来,他长得很不错,具有上流社会女人所特别喜欢的那种出色的 相貌。

  [奥勃洛摩夫]他年纪三十二、三岁,中等身材,外表愉快,深灰色的眼睛,可是面貌上毫无确定的观念和专注的神情。他的思绪,象自由的小鸟似的在脸上徘徊,在眼睛里翱翔,栖息在半张开的嘴唇上,隐藏在额角的皱纹中,随后就完全消失了,那时候就满脸闪烁着漠不关心的平静的光。这种漠不关心从他的脸上移到全身的姿势上,甚至于转到睡衣的褶皱里。 有时侯,由于疲倦或是无聊,他的眼睛就暗淡起来,可是疲倦也罢, 无聊也罢,都不能将他脸上的那股温柔劲儿——那不单是他脸部的,也是全部心灵的主要而基本的表情——驱散一会儿,在他的眼睛里、微笑里,在他头和手的每一动作里,都坦率而明朗地闪烁着他的心灵…… 伊里亚·伊里奇的面色既非粉红,又非黝黑,也非真正苍白,而是分别不清的,或者说不定是因为他发胖得和年龄不相称,这才显得这样的吧,这发胖,也许是因为缺少新鲜空气或者缺少运动,再不就是这两个 原因兼而有之。他那暗无光泽而又白得过分的脖子、小而肥胖的手以及软绵绵的肩膀,都显得他不象男性的气概。 他的动作,哪怕他着了慌,仍不失其温柔和他持有的优雅的懒散。 万一一片愁云从他心头涌到了脸上,那他的眼睛就模糊起来,额角就显出皱纹,疑惑、悲哀和恐惧就开始交织起来,可是这不安却难得形成一定的观念,更难得变成一种主意。它不过化作一声叹息,便消逝在冷淡或者瞌睡之中。 奥勃洛摩夫的便服多么适合他那恬静的面相和柔弱的身段啊I他 穿着一件波斯料子的晨衣,一件真正东方式的晨衣,没有丝毫欧罗巴的气息——没有流苏,没有丝绒,没有腰身,肥大得能够把他裹上两周。 袖子是道地亚洲式的,从手指到肩膀一路渐渐肥上去。这件晨衣虽然 已经失去当初的鲜艳,而且有几个地方还磨出了油光,没有了原来的天然的光泽,但还保持着东方色调的鲜明和料子的结实。 在奥勃洛摩夫的眼睛里,这件晨衣有着无数十分宝贵的优点,又软又顺,穿在身上不觉得有东西,它听从身子的最细小动作,象一个驯顺的奴隶一样。 在家里,奥勃洛摩夫是从不系领带和穿背心的,为的是他喜欢舒畅和自在。穿着一双长长的、软软的、肥肥的拖鞋,从床上起身,他看也不用看,双脚向地板上一落,总是恰好穿进这双拖鞋。

  [于连]他的两腮红红的,两目低垂着。他是一个十八岁到十九岁间的少年,表面看来,文弱、清秀,面貌不同寻常。他的鼻子好象鹰嘴, 两眼又大又黑。在宁静的时候,眼中射出火一般的光辉,又好象熟思和 探寻的样子,但是在一转瞬间,他的眼睛又流露出可怕的仇恨的表情。 他的头发是深栗色的,垂得很低,只看得见一点儿额头,在他生气的时候,更显得他有的是坏性情。人类的面貌,变化无穷,也许他的有点突出,有点不同凡响,有使人感动注意的特征。他的身体纤弱而端正,看起来他不是强壮有力的人,而是柔和的人。在他的幼年时代,他的面容, 时时都浸在沉思里面,灰白而无人色。因此他父亲总以为这个儿子是养 不活的,纵令能够活起来,也是家庭当中一个很大的累赘。他是全家怨恨嫌厌的对象。

  [加西莫多]他底全身差不多就是一个滑稽像。一个巨大的头颅上长满着红色头发,两个肩膀之间隆起着一个驼背,当他摇摆时,从前面都能看得出来,两股和两腿看起来奇怪极了,好象他们只能用膝盖动作,从前面看去,好象是两把镰刀,刀柄同刀柄相联起来,两脚肥大,两手粗壮,而且,在种种的畸形之中,有一种不容怀疑的坚强、严肃、勇敢 态度,对于那希望“强力”也能象“美”一样是从和谐产生出的永恒的定律,要算是一个奇特的例外。这就是民众将要献出的愚人之王。 他看起来仿佛一个被打碎了而没有好好拼拢来的巨人像。 当这个怪物出现在小礼拜堂的门限上,无表情,又胖又矮,身体的 高度和宽度差不多,象一个伟大的人物所说,“下部是方方的”,从他一半红色一半紫色,散缀着银色的钟型花纹的衣服上,特别是从他十足的丑陋上,观众立刻就认出他是谁,同声喊道:“这是加西莫多,那个敲钟人!......

  [冉阿让]他走去坐在炉边,把那两只累伤了的脚伸到火前。一阵香味从锅里冲出。他的脸仍被那顶压到眉心的便帽半遮着,当时所能辨别出来的只是一种若隐若现的舒适神情,同时又掺杂着另外一种由于长期苦痛而引起的愁容。 那是一副坚强有力而又忧郁的侧影。这相貌是稀有的,一眼看去象是谦卑,看到后来,却又严肃。眼睛在眉毛下面炯炯发光,正象荆棘丛中的一堆火。

  [牛虻]他是一个瘦削的小伙子,不大象三十年代英国中等阶级的年轻人,倒象十六世纪人物画里的意大利少年。从那长长的睫毛,敏感的嘴角,直到那纤小的手和脚,他身上的每一部分都显得过分精致,轮廓过分鲜明。要是静静地坐在那儿,人家准会当他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很美的姑娘,可是一行动起来,他那柔软而敏捷的姿态,就要使人联想到一只驯服了的没有利爪的豹子了。

  他痛苦地看了枚少爷一眼,那个瘦削的头,那张没有血色的脸这时显得更加惨白瘦小了。连嘴唇皮也是干枯而带黄色的。那一套宽大的袍褂不合身地罩在枚少爷的瘦小的身上,两只手被长的袖管遮掩着,一个瘦小的头在马褂上面微微地摆动。这一切使得这个十六岁的青年活象傀儡戏中的木偶。这个形象很可以使人发笑,但是觉新却被它感动得快要流泪了。

  他身材四四方方,胸脯宽宽大大,他那大脑袋上的头发曲卷着。有一天傍晚,他来了,打扮得象过节似的,穿着金黄的绸衬衫,绒布裤子, 象手风琴轧轧作响的皮靴。他的头发发亮,浓眉底下一对愉快的斗鸡眼,还有年轻的小黑胡子底下雪白的牙齿,都闪闪发光,他那绸衬衫,柔和地映着长明的灯光,象是在燃烧。

  他头上没戴帽子,脸色显得苍白,并且瘦了。几乎看不出他的衣服是黑的。近晚的微光把他的俊美的脸映得发青,两只眼睛隐在黑影里。 他在一层无比柔和的暮霭中,有种类似幽灵和黑夜的意味。他的脸反映着奄奄一息的白昼的残晖和行将远离的灵魂的思慕。 他象一种尚未成鬼,却已非人的东西。

  吕西安的优美的姿势真象雕塑家设计的印度酒神。他脸上线条高 雅,大有古代艺术品的风味:希腊式的额角和鼻子,女性一般的皮肤白 得非常柔和,多情的眼睛蓝得发黑,眼白的鲜嫩不亚于儿童。秀丽的眼 睛上面,眉毛仿佛出于中国画家的手笔,栗色的睫毛很长。腮帮上长着 一层丝绒般的汗毛,色调正好同生来卷曲的淡黄头发调和。白里泛着 金光的太阳穴不知有多么可爱。短短的下巴颏儿高贵无比,往上翘起 的角度十分自然。一口整齐的牙齿衬托出粉红的嘴唇,笑容象凄凉的天使。一双血统高贵的漂亮的手,女人看了巴不得亲吻,随便做个动作会叫男人服从。吕西安个子中等,细挑身材。看他的脚,你会疑心是女 扮男装的姑娘,尤其他的腰长得和女性一样,凡是工于心计而不能算狡 猾的男人,多半有这种腰身。这个特征反映性格难得错误,在吕西安身上更其准确。

  克劳德瘦长个儿,细胳膊,长鼻子,嘴唇松弛湿润,那张松鼠脸象一刀劈出来的。他近视眼,戴着眼镜,但并不使他的那副尊容更好看些。 他是个出主意和幕后指使的,一出事儿就象公司的律师顾问那样溜之 大吉,学校里的书本他几乎从来没打开过,但他连哄带骗,总能使老师 给他好分数。他身穿一套黑西服,打着领带,象个文人似的微驼着背, 走起路来脚步蹒跚,仿佛带着几分歉意,他貌不惊人,一副谦恭、温厚的样子。他富于想象力,这种想象力却发挥在对社会施暴行上。

  那位主席的名字叫做戈摩罕,他的亲戚朋友都叫他戈拉。他好象长得比周围的人都高大。大学里有位教授,一向把他称做“雪山”,因为他的皮肤白得惊人,丝毫没有羼和别的色素。他有将近六尺高的身躯, 骨胳很粗大,拳头就象老虎的脚爪一样。他的声音深沉而又粗豪,如果猛听他高声问道“是谁?”——你准会大吃一惊。他的脸看来是太大了, 而且过于刚强,上颚和下巴的骨头宛如堡垒上的大插销。他简直可以 说没有什么眉毛,宽宽的额头一直倾斜到两边的耳朵。嘴唇很薄,抿得很紧,鼻子象一把剑似地突出在嘴唇上面。一双眼睛虽小,却非常锐利,好象箭头一样瞄着远方某个看不见的目标,然而又能在刹那之间转过来射击近处的东西。

  他当时是身高六叹、又魁梧、又强壮、身阔肩圆的人了,但是他生有呆笑的孩子的脸,还有使他的样子好象绵羊的卷曲的浅色的头发。他 穿着一件帆布短衫,一条没有腿在里边也可以独自站得起来的硬裤子。 你与其说他戴有一顶帽子,不如说他象一所旧房子一般顶上盖着一种漆黑的东西。

  那个脸完全象在窗子里的时候一样是死灰色的,不过表面土有一 种红发人皮肤中常有的红色。那个脸属于一个红发人——据我现在推 测,是一个十五岁的青年,不过样子老得多——他的头发剪得象最短的 麦茬一样短,他几乎没有眼眉,没有睫毛,生有红褐色的眼睛,那双眼睛 是那么没有掩护,没有遮盖,我记得,我曾经奇怪他怎样入睡。他双肩上耸,瘦骨嶙峋,穿着一套大致还好的黑衣服,戴着一条白领巾;衣领是直的,生有一双细长的瘦削的手。他站在马头旁边,一面用手摩擦下颔,一面仰起脸来向车内看我们,那只手格外引起我的注意。

  他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在他的形体和举动这两种属性里,举动先惹人注意。他的举动里那种温雅,很有些特别,好象是一种用哑剧方式表现出来的调戏妇女的勾当。第二步惹人注意的,才是他形体方面的 特质,这里面最显著的,是他那短式的厚头发,在前额上掩覆着,把额角显得好象初期哥特式的高角盾牌,再就是他的脖子,又圆又光,好象圆柱。他那身材的下半部,轻浮而不沉着。总而言之,他这个人,没有男人会觉得他有什么可以称赞的地方,没有女人会觉得他有什么可以讨厌的地方。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renwupian/113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