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谁能告诉我泰戈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

  这首诗不是泰戈尔的。那些骂楼主的朋友]不知是不是你们没有文化还是楼主没有文化。我告诉你们关于这首诗的故事。

  据说有上百万的网友追捧这首诗。打开搜索网站GOOGLE,输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查询,让人大吃一惊:竟然出现了近20万个搜索结果,而输入“泰戈尔”只有2.49万个搜索结果。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的相关网页PAGEVIEW(页面浏览量)超过千万。随机将网页点开,发现这首诗及诗中句子以各种方式被引用着,有的将诗制作在个人主页上,有的给它配上音乐,有的衬上精美贴图,有的将诗设计成自己在BBS上发贴时的签名。个别网页还推出传递游戏,说将这首诗发给20个以上的网友,会心想事成,和自己相爱的人成为眷属……这首关于暗恋的哀婉诗歌感动的读者不下百万。

  现在,这首诗也有了商业价值,唱片公司、广告公司、电视节目都开始引用,相关的电视剧也已经开拍。电视剧《似水年华》主创人员谈到创作这部电视局的初衷时,就是为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这首诗。

  网上引用这首有署名的大部分署为泰戈尔,但也有人借用果戈理的小说大加讽刺。讲俄罗斯一名伪诗人伏西洛夫将这首诗当作自己的创作朗诵给大家听,当太太小姐们感动得啜泣流泪快要崇拜他时,一名真理的捍卫者走上讲台:“请允许我向亲爱的伏西洛夫道歉,我说他剽窃是不对的。昨天我翻阅了泰戈尔诗集,发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仍然还在那里……”可见网上有一股坚定的力量在保卫泰戈尔对这首诗的创作权。

  许多人坚持泰戈尔对这首诗的所有权,依据是《读者》杂志2003年第14期上的引诗,署名是泰戈尔,摘自同年第5期《女子文学》(现改名《女子文摘》)。但据《女子文摘》一位编辑透露,这首诗是从网上弄来的。

  在一个网页上,这首诗的署名为香港知名女作家张小娴。笔者是在网上对她的小说《荷包里的单人床》所附的读者评论中发现线索的。原文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读到这段话,我就从此爱上了张小娴的小说”。

  《荷包里的单人床》在2000年版中,张小娴专门就这个文坛公案作了澄清。序中说,小说完成于1997年5月,讲的是一个暗恋的故事,封面那段话是借书中主人公苏盈之口说的。

  张小娴在序中称:别人都以为我是抄泰戈尔的,只有我和我的出版社知道我没有抄,这真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在台湾一家网站上可查到这样一段话:《泰戈尔诗集》漂鸟集、新月集、采果集、颂歌集、园丁集、爱贻集、横渡集中均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一诗。其中漂鸟集共计326首,平均每首字数仅一、二行;最多为四行。现在网络上盛传出自《泰戈尔诗集》“漂鸟集”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第一段和其他小段,虽无法一一查清真正作者,但在阳明神农坡医学院(bbs.ym.edu.tw)九一级医学系可以查到蛛丝马迹,可推定是集体创作接龙。

  据说,这首诗最早是在阳明神农坡医学院的一些同学在BBS中集体创作的,最后在网上流传。尽管这是一首假托泰戈尔的伪诗,但网上一位学者评价,将这首诗放在任何一位抒情诗集中它都不会逊色。这首诗将暗恋中男女的绝望层层抽剥,直至最不可触摸的隐秘末梢。那种只要一伸手就能拿到的幸福,就因为没伸手而永世错过。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fanyi/41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