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冰心译泰戈尔诗集中英对照

  你已经使我永生,这样做是你的欢乐。这脆薄的杯儿,你不断的把它倒空,又不断的以新生命来充满。

  在你双手的不朽的按抚下,我的小小的心,消融在无边快乐之中,发出不可言说的词调。

  你的无穷的赐予只倾入我小小的手里。时代过去了,你还在倾注,而我的手里还有余量待充满。

  当你命令我歌唱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要因着骄傲而炸裂;我仰望着你的脸,眼泪涌上我的眶里。

  我生命中一切的凝涩与矛盾融化成一片甜柔的谐音我的赞颂像一只欢乐的鸟,振翼飞越海洋。

  你的音乐的光辉照亮了世界。你的音乐的气息透彻诸天。你的音乐的圣泉冲过一切阻挡的岩石,向前奔涌。

  我的心渴望和你合唱,而挣扎不出一点声音。我想说话,但是言语不成歌曲,我叫不出来。呵,你使我的心变成了你的音乐的漫天大网中的俘虏,我的主人!

  我生命的生命,我要保持我的躯体永远纯洁,因为我知道你的生命的摩抚,接触着我的四肢。

  我要永远从我的思想中屏除虚伪,因为我知道你就是那在我心中燃起理智之火的真理。

  我要从我心中驱走一切的丑恶,使我的爱开花,因为我知道你在我的心宫深处安设了坐位。

  不在你的面前,我的心就不知道什么是安逸和休息,我的工作变成了无边的劳役海中的无尽的劳役。

  它也许不配上你的花冠,但请你采折它,以你手采折的痛苦来给它光宠。我怕在我警觉之先,日光已逝,供献的时间过了。

  我的歌曲把她的妆饰卸掉。她没有了衣饰的骄奢。妆饰会成为我们合一之玷:它们会横阻在我们之间,它们叮噹的声音会掩没了你的细语。

  我的诗人的虚荣心,在你的容光中羞死。呵,诗圣,我已经拜倒在你的脚前。只让我的生命简单正直像一枝苇笛,让你来吹出音乐。

  那穿起王子的衣袍和挂起珠宝项练的孩子,在游戏中他失去了一切的快乐;他的衣服绊着他的步履。

  母亲,这是毫无好处的,如你的华美的约束,使人和大地健康的尘土隔断,把人进入日常生活的盛大集会的权利剥夺去了。

  你的欲望的气息,会立刻把它接触到的灯火吹灭。它是不圣洁的不要从它不洁的手中接受礼物。只领受神圣的爱所付予的东西。

  我想向你鞠躬,我的敬礼不能达到你歇足地方的深处那最贫最贱最失所的人群中。

  你穿着破敝的衣服,在最贫最贱最失所的人群中行走,骄傲永远不能走近这个地方。

  把礼赞和数珠撇在一边罢!你在门窗紧闭幽暗孤寂的殿角里,向谁礼拜呢?睁开眼你看,上帝不在你的面前!

  他是在锄着枯地的农夫那里,在敲石的造路工人那里。太阳下,阴雨里,他和他们同在,衣袍上蒙着尘土。脱掉你的圣袍,甚至像他一样的下到泥土里去罢!

  超脱吗?从哪里找超脱呢?我们的主已经高高兴兴地把创造的锁链带起:他和我们大家永远连系在一起。

  从静坐里走出来罢,丢开供养的香花!你的衣服污损了又何妨呢?去迎接他,在劳动里,流汗里,和他站在一起罢。

  旅客要在每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这句问话和呼唤“呵,在哪儿呢?”融化在千股的泪泉里,和你保证的回答“我在这里!”的洪流,一同泛滥了全世界。

  我没有看见过他的脸,也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我只听见他轻蹑的足音,从我房前路上走过。

  我的欲望很多,我的哭泣也很可怜,但你永远用坚决的拒绝来拯救我;这刚强的慈悲已经紧密的交织在我的生命里。

  你使我一天一天的更配领受你自动的简单伟大的赐予这天空和光明,这躯体和生命与心灵把我从极欲的危险中拯救了出来。

  有时候我懈怠地捱延,有时候我急忙警觉寻找我的.路向;但是你却忍心地躲藏起来。

  你不断的拒绝我,从软弱动摇的欲望的危险中拯救了我,使我一天一天的更配得你完全的接纳。

  在你黑暗的殿中,夜半敲起默的钟声的时候,命令我罢,我的主人,来站在你面前歌唱。

  我接到这世界节日的请简,我的生命受了祝福。我的眼睛看见了美丽的景象,我的耳朵也听见了醉人的音乐。

  现在,我问,那时间终于来到了吗,我可以进去仰你的容颜,并献上我静默的敬礼吗?

  我只在等候着爱,要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这是我迟误的原因,我对这延误负咎。

  他们要用法律和规章,来紧紧的约束我;但是我总是躲着他们,因为我只等候着爱,要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

  市集已过,忙人的工作都已完毕。叫我不应的人都已含怒回去。我只等候着爱,要最终把我交到他手里。

  在中午工作最忙的时候,我和大家在一起,但在这黑暗寂寞的日子,我只企望着你。

  若是你不说话,我就含忍着,以你的沉默来填满我的心。我要沉静地等候,像黑夜在星光中无眠,忍耐地低首。

  那时你的话语,要在我的每一鸟巢中生翼发声,你的音乐,要在我林丛繁花中盛开怒放。

  莲花开放的那天,唉,我不自觉的在心魂飘荡。我的花篮空着,花儿我也没有去理睬。

  我那时不晓得它离我是那么近,而且是我的,这完美的温馨,还是在我自己心灵的深处开放。

  我必须撑出我的船去。时光都在岸边捱延消磨了不堪的我呵!

  你凝望着的是何等的空虚!你不觉得有一阵惊喜和对岸遥远的歌声从天空中一同飘来吗?

  在七月淫雨的浓阴中,你用秘密的脚步行走,夜一般的轻悄,躲过一切的守望的人。

  今天,清晨闭上眼,不理连连呼喊的狂啸的东风,一张厚厚的纱幕遮住永远清醒的碧空。

  林野住了歌声,家家闭户。在这冷寂的街上,你是孤独的行人。呵,我唯一的朋友,我最爱的人,我的家门是开着的不要梦一般地走过罢。

  是从墨黑的河岸上,是从远远的愁惨的树林边,是穿过昏暗迂回的曲径,你摸索着来到我这里吗,我的朋友?

  假如一天已经过去了,鸟儿也不歌唱,假如风也吹倦了,那就用黑暗的厚幕把我盖

  旅客的行程未达,粮袋已空,衣裳破裂污损,而又筋疲力尽,你解除了他的羞涩与困窘,使他的生命像花朵一样在仁慈的夜幕下苏醒。

  唉,为什么每夜就这样地虚度了?呵,他的气息接触了我的睡眠,为什么我总看不见他的面?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fanyi/147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