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 但我已飞过

  主题:飞鸟与流萤:泰戈尔与中国时间:2019年6月30日15:00地点:单向空间爱琴海店北京嘉宾:王钦刚诗歌译者,诗人,投资银行从业者戴潍娜

  王钦刚:非常有幸能请到戴潍娜老师,一起分享泰戈尔的《飞鸟集》和《流萤集》。

  我本业是在证券公司负责投资银行业务,比如企业上市、IPO这方面工作,做了大概20年,翻译诗歌纯属业余爱好。而戴老师是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专家,本身又是诗人。联想起最近朋友圈流传的《不要拿你的业余爱好去挑战别人吃饭的本事》,这使我很忐忑。

  戴潍娜:没事,靠诗歌吃不了饭,所以不会挑战别人的饭碗。非常高兴来参加王老师的活动。我所认识的写诗的人,都是将此作为一个生活方式,很多好的诗人都是跨界身份。如果一个人到最后他的生活里只剩下了诗,是很可怕的。

  王钦刚:非常感谢。我们还是从泰戈尔谈起,戴老师是研究外国文学的,肯定对泰戈尔不陌生,请问您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哪部作品?

  戴潍娜:泰戈尔这个平和的名字下面,总是相随很多争议,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在任何时代都能引发争议也是一种魅力。

  泰戈尔无论诗歌还是形象,都是非常平和包容的。但是他1920年代第一次来中国、1930年代再次来中国,都在当时中国的知识界引起了巨大争议。挺他的人,像文学研究派、新月派的人,梁启超、徐志摩都很喜欢他,请他吃过饭的有各种大军阀,溥仪是给他发过公告的。讨厌他的人是谁呢?鲁迅专门写过文章嘲讽他,陈独秀后期也是非常反对他的。

  但是大家不要忘了,陈独秀是中国第一个翻译他的人。他1910年代就开始翻译泰戈尔,像郑振铎都是后来翻译的。陈独秀从最开始的追随者,变成后来最激烈的反对派,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事实上,泰戈尔在中国的接受史,就是这样伴随不断争议。我觉得他是一个在东方与西方之间、民族主义和世界主义之间、传统主义和现代之间,始终走中间道路的人。所以他非常容易引发某一个派别的反对。

  前几年,冯唐开始翻译泰戈尔,再一次把他推上争议潮头。翻译泰戈尔变成一个非常危险的事了。冯唐之后,翻译泰戈尔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情。

  我查了一下,泰戈尔在中国的译本非常多,特别是当代以来。有人专门以古典诗词的形式翻译泰戈尔,当然也有像冯唐一样用调侃的方式去翻译的,也有中规中矩的翻译。各种各样的翻译都可以在他的诗歌中共存,这可能又是泰戈尔另外一个魅力所在。

  文学和人一样,是有寿命的。我们今天去看《神曲》和《荷马史诗》,可能都不懂了。但是它们为什么重要?因为它们是当时社会历史语境下,一个无法超越的范本式存在。它们被不断重印,在每一个时代都像原始种子一样,有着自己的生命力。

  我觉得泰戈尔的译者,都像非常勇敢的演员,他们重新用他们的思想、文字、性格将他写活,将他在中文的世界里演绎出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泰戈尔很伟大,他就像所有演员都争相演的剧本一样,让他们几个简单的道具、几句简单的台词,就可以演出角色的性格。所以对于译者而言,翻译泰戈尔也是一个很幸福的事,他给了最大的自由和宽容,让你在舞台上尽情呈现你自己本身。

  王钦刚:我翻译《飞鸟集》确实和冯唐事件有关。冯唐的小说荷尔蒙很泛滥。他也是跨界的,他是一个投资人,做医疗方面的投资,写小说是业余爱好,但他认为自己首先是个诗人,出版过诗集《冯唐诗百首》。

  2015年他翻译的《飞鸟集》据说被人举报到新闻出版署,最终被召回。我在书店买不到就去网上搜,网上只有几首被诟病得最严重,读后感觉确实也算比较另类的泰戈尔了。我就也试着翻译了一下,在朋友圈发了,大家觉得还不错。于是我一时兴起把这325首都翻译完了,后来在2017年出版了。这也让我重新走上诗歌道路,2018年又翻译了《流萤集》,今年刚刚出版。

  以冯唐为例,我并无恶意。其实我们年龄相仿,都是70后。我把他的版本、郑振铎的版本和我的版本做了一下比较。这是冯唐译本特别为人诟病的第三首,因为里面出现了一个敏感词“裤裆”,引得很多家长去反映。这个词英文对应的是mask,面具。

  郑老师的翻译是:“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这是一个非常准确的翻译。

  冯唐老师以前说过一个我比较赞同的话:“如果诗歌不押韵,就像姑娘不长头发一样,感觉不自在”。所以他就一定要押韵。这句诗冯唐的翻译是:“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绵长如舌吻纤细如诗行。”

  我不知道他这个“裤裆”是为了押韵还是其他。确实给小朋友看有点不雅。其实这个东西放在他自己的诗里不违和,但是放在泰戈尔的诗——这个诺奖的作品和青少年必读作品里,就不知是否恰当。

  我的翻译是这样的:“面对心爱的人世界卸下无垠的伪装,变得小如诗行,如一吻悠长。”我也追求了押韵。

  戴潍娜:还有一首原文是这样的:Listen,myheart,tothewhispersoftheworldwithwhichitmakeslovetoyou.郑老师的翻译是:“静静地听/我的心呀/听那世界的低语/这是它对你求爱的表示呀。”冯唐的翻译是:“心呐,听吧/这世界和你做爱的细碎响声啊。”王老师的翻译:“我的心啊/倾听世界的私语吧/那是对你的/爱的表达。”

  王钦刚:看到现场有小朋友在,我觉得冯译还是有被召回的必要。英文的makelove确实有做爱的意思,但是在这句诗里,他确实应该像郑老师译的,是“求爱”的意思。所以我翻译的是爱的表达。

  戴潍娜:看过这些比较,确实觉得诗歌需要冯唐这种搅局者,因为之后会引发新的东西。如果没有冯唐老师翻译,王老师肯定也没有兴趣做这件事了。

  王钦刚:任何一件事都有两面性。诗歌本身缺少幽默性,但是冯唐做到了。夏日的午后犯困,看了冯唐的诗歌,大家肯定就不会困了,发现诗歌还可以这么译。确实他译得很特别,他也有很多拥趸。像李银河老师就曾说过,冯唐的译本是她见过最好的中文译本。

  戴潍娜:其实看完冯唐的译本,我有一个想法,他这个译本是对泰戈尔意淫的想法。而郑振铎老师是一个很忠实的译本,王老师是一个优雅的译本。我就突然很期待出来一个完全跟冯唐相反,但是又和郑老师、王老师不一样的,另一个极端版本。

  戴潍娜:基督教和印度教的影响,在泰戈尔身上都有很好的体现。他崇尚的是灵与哲。印度教崇尚“梵”,即万物有灵。他的诗歌都和有灵性的事物有关。如果我们把他放在经学的系统中,他更是跟人的启迪性相关。一千个人就可以有一千种对经的解读。

  王钦刚: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其实我后来在国图看到了冯唐的版本,客观上来说还是很精彩的,诗歌语言把握得很好。除了那几首,确实塑造了一个不太一样的泰戈尔。据说现在在香港又重新出了。

  其实泰戈尔,应该算国人最熟悉的外国诗人之一了。他是亚洲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得奖的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

  我们来一起回顾一下他的生平:1861年出生于印度的孟加拉邦,母语是孟加拉语。当时印度是英国殖民地,没有独立。他能用英语写作,曾经把自己的孟加拉语诗集翻译成英语。他1912年出版了《吉檀迦利》,191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一个小插曲,大家知道1913年和他同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一个中国人是谁吗?1924年,他访华时候还见了这个人——北大里留辫子的教授,辜鸿铭。那年诺贝尔文学奖就是要颁给一个东方人。

  泰戈尔也得到了爱尔兰诗人叶芝的大力推崇。对中国人来讲,因为《吉檀迦利》比较长,大家可能不太熟悉。大家最熟悉的是他的《飞鸟集》,1916年出版,部分是他访问日本期间即兴用英文写的诗。

  戴潍娜:《飞鸟集》和《流萤集》受到了日本俳句的影响,也对中国诗人有影响,像后来冰心写的小诗,就受了泰戈尔诗的影响。

  现在也有一种诗叫截句,很短的那种,其实也是受了日本俳句和中国绝句的影响。但是差别在于,日本俳句看似简单,其实也有很多规矩,比如第一句就必须出现季节,其次俳句是数着音节写的,五七五。但是现在在西方世界里都变了,因为日语是单音节语言,很多音节加起来,15个音节也算俳句。泰戈尔这边,其实没有恪守俳句那些严苛的规矩,比如日本俳句中不能出现比喻,跟意象之间是直通的,是非常节制的东方美的表达。泰戈尔的《飞鸟集》里还是出现很多比喻。

  王钦刚:现在看到泰戈尔英文诗集有9种,《飞鸟集》《新月集》郑振铎翻译过,《吉檀迦利》冰心翻译过。

  刚刚讲到《飞鸟集》,最完整的译本是郑振铎先生翻译的,他是第一个将此书命名为《飞鸟集》的人。但是第一个翻译者是陈独秀,1915年就翻译了很多首。后来有一个叫王靖的,翻译过一部分,取名叫《迷途的鸟》,是根据原文直接翻译来的。但是“飞鸟”更具有中国古典诗词的意味,取自陶渊明的“飞鸟相与还”,有了孤独漂泊的意境。后来在台湾被翻译成《飘鸟集》,我认为也是很准确的。郑振铎先生翻译它的时候只有24岁,他是文学研究会的。

  刚刚戴老师提到的,用五言绝句体翻译《飞鸟集》的人叫姚华,年代更早,是1930年代的,诗集名字就叫《五言飞鸟集》,用古诗的形式翻的。现在应该买不到了。

  还有一个翻译过的人,是台湾一个企业的董事长,叫陆晋德。他翻译的版本是唯一一个有注释的,相当于自己来解读,并且请李敖来给他做的序,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不同版本有不同感受。

  王钦刚:郑振铎译本也被人诟病,比如梁实秋,他那个时候还在清华学校读书,就指出郑振铎的书有很多错误。而且泰戈尔的诗有325首,郑只翻译了二百多首,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了一些。现在市面上最多的就是他的版本,这个版本是50年代新翻的,做了修订,补全并修正了之前的错误。

  其实我现在在想,他们的英文水平当时有多高呢?可能之前这真的是因为语言水平的问题。像刚才说的冰心写的《繁星·春水》,是冰心还在燕京大学读书期间写的,冰心说她当时也不是在写诗,只是把三言两语一些随想记下来,是经她的弟弟怂恿而发表出版,也是小诗。

  泰戈尔貌似最让大家熟知的诗句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广为流传的这一名句其实是一个仿作,网上不知从哪儿流传出来说是泰戈尔写的。到最后,一个出版商直接把这句话放在书的封面上。

  我觉得这个现象很有趣,一个现代作家生平那么清晰,作品里竟然出现了仿作。一般都是古老的作者,生平难以考据,才会有仿作。这说明泰戈尔诗有一种魔力,将通俗的高雅的、大众的小众的,全都放在一起。

  王钦刚:之前曾有一个同学拿这一首诗问我,知不知道这是出自于泰戈尔哪部诗集。我说我还真没见过。我翻遍了外研社出的泰戈尔的6部英文诗集,确实没有,可能又是一部仿作。所以泰戈尔成为了很多心灵鸡汤的鼻祖。像中国藏族的仓央嘉措一样,他身后也有很多仿写他诗的人。他最被大众所熟知,应该是二三十年代被用七言古诗形式翻译的“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那也说明这些诗人的魅力所在,雅俗共赏,经久不衰。

  王钦刚:当然《飞鸟集》中最有名的诗应该是这首《生如夏花》,被广泛地使用,包括朴树写了首歌也叫这个名字。郑老师翻译的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英文是Letlifebebeautifullikesummerflowersanddeathlikeautumnleaves.我对秋叶很赞同,对夏花这一句有自己的一些看法。我个人觉得,春天的花是最绚烂的,夏天的花种类并不多,有名的只有荷花,很多是不知名的花。但为什么要用夏花?可能更多是强调生命力,就像今天艳阳高照,可能不久又要电闪雷鸣。夏花是在烈日和暴雨下仍然顽强地绽放,我觉得这是一种生命力,不像春花一样脆弱,所以我是这样翻译的:“生如夏花之绽放,死如秋叶之安详”。

  “《流萤集》,源于我的中国和日本之行。彼时我常常应人之请,将我的点滴思想题写于扇子和丝绢上——泰戈尔”

  戴潍娜:这种诗歌写作其实有点回归到我们古代诗歌的日常交际范畴。古时不时写一首诗作为礼物互相赠送,是一种典雅的交际方式。现代,诗的这个功能消失了。今天我们要是在互相写诗,感觉是很怪的。感觉只有追求姑娘的时候写诗是可以理解,其他时候都是不可原谅的。

  什么时候现代诗可以回到我们日常生活中,大家在微信上以短诗的形式进行问答,也算回到了典雅的生活方式。

  王钦刚:很多人觉得诗歌是无用的。我在其他书店也搞过这种活动,来的人确实不多。现代人在夏日午后坐在这儿聊泰戈尔,的确是很奢侈的事,考试又不考。所以,今天来参加活动的人,不像一些“996”的上班族,忙到没时间。我觉得大家至少身心是自由的。

  1924年泰戈尔访华,充当翻译的是徐志摩和林徽因,泰戈尔当时还想牵线,后来发现不成,还写了一首诗。

  王钦刚:对,这也收录了进来。《流萤集》第66首:Theblueoftheskylongsfortheearth’sgreen,thewindbetweenthemsighs,“Alas”.“天之蓝渴望地之绿,徒留其间风的叹息。”是泰戈尔给林徽因的一首赠诗。“蓝天”是徐志摩,“绿地”是林徽因,他是之间的一阵风,没做成月老,徒发感叹,很有意思。

  这张照片摄于1924年,拍摄地点在北京法源寺。我今年去法源寺看丁香,拿着照片问了寺里的管理人员,他们证实就是在这里拍的。

  这是与梁启超的合影,梁还给泰戈尔起了个中文名字——竺震旦,和泰戈尔的本名很对应。

  《流萤集》里我最喜欢的是这首:“叶在花的身边/叶沉默/花是叶的语言”。其实和父母跟孩子的关系很像。还有一首是:Ileavenotraceofwingsintheair,

  三毛曾经引用过,“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就是出自这里。我觉得三毛的更有诗意。

  亲爱的孩子:前几天你一个人在房间里玩,我和几个朋友在外面说话声音比较大,你听到了一些字眼。就跑过来问:妈妈,你们在聊什么?说实话,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在聊得来的人面前,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有说不完的话。在聊不来的人面前,却像换了个人,问一句答一句,坐

  汪涵可能没想到,连微博账号都没有的他,会在热搜榜上飘一天。事情要从昨天说起一位参与录制《天天向上》的观众,在微博吐槽:休息期间

  我想你一定有过情绪崩溃的时候吧?也许是生活压力大,也许是工作不顺心,也许是感情不如意情绪不稳定,生活往往也会变得一团糟。人生路

  重庆全市晒文化晒风景大型文旅推介活动正在火热进行,活动分为书记晒文旅专题宣传、区县故事荟专题报道和炫彩60秒区县文化旅游微视频大赛

  7月25日,北京世园会“重庆日”活动在北京开幕。     要领略重庆之美,“重庆日”活动期间的节目不能错过:

  重庆日报消息,7月25日,重庆日报记者从重庆市安全生产与自然灾害防治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我市已经连续32个月

  新京报客户端消息,7月24日,港股上市公司中教控股发布公告称,已完成对c的收购。四川外国语大学重庆南方翻译学院

  在这个世界,生存着许许多多对人体有益的动植物,他们主要分布在广大的农村地区中,或者一些人迹罕至的平原和山林中。在我们中国,广大的农

  在自然界总是存在着许许多多的东西,它们的外形长得非常的相似,所以有时候如果不认真辩论的话,就往往会把真的当做是假的,而把假的看作是

  北方人和南方人有很大的不同,特别是菜品之类,如果单论一个硬菜来讲的话,北方人所谓的硬菜就是满满的一大盆肉,肉的分量一定要很足,这样

  身边很多朋友都埋怨,头发脱得越来越厉害,再掉下去,都要成秃头了,确实,仔细观察一下,近年来,脱发有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无论是电视上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fanyi/141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