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诀别(写与夫人何香凝)

  当诗词遇见翻译——以诗译诗“诗译”经典——黄胤然用中国诗词翻译泰戈尔诗歌

  黄胤然发布于2020-02-06 10:16 点击:201 评论:2手机浏览

  本文作者是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跨界创意师、文化监理人、《文化监理、优化与创意》作者黄胤然

  前段时间著名作家冯唐翻译的泰戈尔《飞鸟集》引起了巨大争议,被指“俚俗不雅”、“亵渎泰戈尔”、“弥漫着荷尔蒙气息。”等。比如:

  诗集中“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郑振铎的译文是“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冯唐的译文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

  “The great earth makes herself hospitable with the help of the grass.”郑振铎的译文是“大地借助于绿草,显出她自己的殷勤好客。”冯唐的译文则为“有了绿草,大地变得挺骚。”

  由于冯唐“恶搞”翻译泰戈尔作品《飞鸟集》所带来的社会各界压力,冯版《飞鸟集》的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于2015年12月28日在其官方微博发文称“鉴于本社出版的冯唐译本《飞鸟集》出版后引起了国内文学界和译界的极大争议,我们决定:从即日起在全国各大书店及网络平台下架召回该书;此后,我们将组织专家团队对译本中的内容进行认真评估审议后再做出后续的决定。”

  相对于冯唐的“恶译”,笔者在前几年提出的外国英文广告语二次“创译”的基础上,自然就有了一个把外国诗歌用中文“雅译”、“诗译”的想法。其实诗译这个概念早已不是新鲜事儿了,之前很多文学和翻译前辈早有论述。

  卢炜曾经在《文艺报》2013年7月29日第003版《理论与争鸣》发表的《关于诗人译诗的对话——文艺评论家屠岸访谈》一文里指出:“西方译界早在17世纪就意识到诗歌译者的身份问题,英国诗人、翻译家约翰·德莱顿(John Dryden)就曾表示优秀的译诗者必须是一名优秀的诗人(谭载喜,2004:121; Dryden,2006:173),而与他同时代的翻译家、诗人罗斯康芒伯爵(Wentworth Dillon, Earl of Roscommon)也认为译诗不仅必须由诗人完成,并且译诗者本身必须有写出所译类型诗歌的能力(谭载喜,2004:119;Wentworth Dillon,2006:176-179)。因此,谭载喜认为:‘伊丽莎白时代诗歌的翻译在质量上比不上散文翻译,主要原因是大部分翻译家是学者而不是诗人,译诗却必须本人也是诗人’(2004:78)。

  我国诗歌翻译界也有众多译者和诗人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如诗人、学者王佐良就说过:‘只有诗人才能把诗译好’(1992:19);诗人朱湘也指出:‘惟有诗人才能了解诗人,惟有诗人才能解释诗人。他不单应该译诗,并且只有他才能译诗’(2007:49)。当代学者、诗人中也有不少诗人译诗观点的支持者,如江枫、莫非、树才等(江枫、许钧,2007:378;莫非,1998:91;树才,1998:393)。” 可见诗译的理论历来就有,只不过因为其学术的技术难度和诗美的艺术难度都极大,所以几百年来古今中外都形成了一个倡导者众、实践者寡的尴尬局面。因为当代能填制高质量的中国古体格律诗词的诗人少之又少,使得能把国外的诗歌用中国古体格律诗体来以诗译诗的人,更加显得凤毛麟角。

  最近因央视朗读者栏目迅速走红的96岁的翻译家,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的许渊冲是“诗译”理论忠实的鼓吹者、践行者、代表者。不过许老更多的是把中国的诗歌用英文的诗体翻译成英文,而不是倒过来把英文的诗歌用中国的诗体(古体格律诗词)来译成中文。

  笔者拙见:采用广大中国读者普遍更能接受的、更适合背诵和传咏的中国古体格律诗词及对联的形式,来“以诗译诗”地翻译外国的诗歌,其最大的好处是避免了一个诗歌翻译领域似乎永远无法弥补的硬伤:几乎所有诗歌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后,就都已经根本不是诗了,完全丧失了原诗作为诗歌的魅力、韵味和意境,只剩下干巴巴的内容堆砌和意思罗列了。

  “诗译”可谓是最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陷,为了能确保翻译之后的诗歌,也能像原诗对其本国读者那样,具有同样的韵味和意境,就只能在神魂层面力求和原诗息息相通,但在部分不损伤诗歌主旨、灵魂的字、词、句等层面上,则可以合理地省略或改写。否则如果还一味地追求字、词、句等表面上的“信”和“达”式的翻译,那就不是“诗译”概念,而是回到过去老传统式的“字译”、“意译”了。

  笔者不才,愿意斗胆做这方面的探索者。故选择了泰戈尔诗集中部分适合“诗译”成中国古体格律诗词的诗歌,惶恐而试,搏方家一笑。笔者粗略评估了一下,《吉檀伽利》、《飞鸟集》、《园丁集》、《新月集》中非常优美的50余首经典诗歌,其实都适合用中国古体格律诗词来进行二次创意式的、用诗来翻译诗。这种翻译不同于传统严谨的字译、意译的“诗译”,其实是一种大胆创新的魂译。

  诗译:【浣溪沙】合眸照见梦中人一路星光一路尘,苍颜泪汗两频频,心声浅近更劳魂。

  注:苍颜:历经沧桑的容颜。浅近:浅白明显,不深奥。【例】:宋人刘弇诗《莲华峰法云即事五首》渡南渡北闲花草,闹绿稀红随分好。得意即适那知非,浅近由来贵深渺。

  【例】:宋人吴处厚诗《八咏警戒》此个如端的,除非六句修。永为几杖诫,更遗子孙谋。本立方生道,农勤乃有秋。兹诗虽浅近,至理可推求。

  劳魂:耗费神魂【例】:宋人王洋诗《以前韵再继五绝》春风待看百花奔,旧事知谁可共论。颜色不曾追俗好,从他蜂蝶自劳魂。

  黄胤然:文化监理人、跨界创意师;首部文化监理书《文化监理、优化与创意》作者,诗装汉服国家专利发明人。双章书法、胤然体歌词、诗装汉服、写意音乐剧,文化监理、文创监理&优化、文字监理&优化等文化概念首倡者。时任苏州鹿山书院、臻谛书院®院长、《境界》杂志主编、媒体专栏作家,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欧美同学会会员,惠风诗社首任社长。

  呼朋唤友(@好友)【表情】以上是互相关注的诗友,您也可以填写诗友的网名(用空格隔开网名):(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违者可能会被封号或删号。《用户条例》)

  正在处理,请稍侯...移动贴子将贴子移到请选择现代诗楹联古诗词茶馆闲话求指点论诗与文史电台散文

  音乐网址必须以http开头,以.mp3结尾。其它格式的音乐请通过编辑器按钮插入。

  【表情】跟评成功!给评论者打赏0.2两0.5两1两2两3两4两5两6两7两8两9两10两银子给此人分配赏金两银子给此评论打分选择分数1分2分3分4分5分正在处理...请选择请选择请选择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fanyi/112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