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白开元:“泰戈尔的诗我译了6万多行”

  “我能成为泰戈尔的译者完全是命运的选择。”作为《泰戈尔全集》的主编和泰戈尔诗歌的的重要译者,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白开元教授告诉我,1965年他被公派到孟加拉,他才开始从字母学习孟加拉语的。1987年,他翻译了第一本泰戈尔的作品《寂园心曲》,里面有政治诗、叙事诗、爱情诗、儿童诗。“这是中国读者第一次读到的比较多种类的从孟加拉语译过来的泰戈尔的作品。”

  “《泰戈尔全集》中我负责翻译诗歌,泰戈尔一生写诗大约七万多行,我译了六万多行。”白开元说:“泰戈尔的诗不好译。不了解他的思想和印度风土民俗,译起来就会走样。”他告诉记者:“前几天我校一个别人译的稿。是泰戈尔70岁生日写的一篇散文诗,他是这样写的‘我没出生在荣华富贵中,也没出生在对荣华富贵的追忆当中。’而他们译成了‘我没有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对富裕的家庭生活也没什么印象。’我觉得如果不懂泰戈尔的意境,用逻辑思维来翻译泰戈尔的作品就很难翻译出泰戈尔的风格。”

  冰心和郑振绎早年都曾译过泰戈尔的诗集,是从英文译过来。白开元说自己在译泰戈尔前,都看过他们的译本:“我认为冰心、郑振绎译得很好,我译的时候,考虑的是如何吸收他们好的地方,但用更适合现代人的表达方式。比如冰心译的《吉檀迦利》中有一句‘不管你怎么倒,我手里总有余量待充满。’和英文很贴切,但不太符合现在人的语言习惯。我就直接译为‘不管你怎么倒,我的手都可以接纳。’孟加拉语里有很多词是英文没法表达的,但我可以直接从孟加拉文译过来。”

  泰戈尔一生充满大爱,他把自己的奖金和全部版权都捐来办学校。他说:“我爱过人,也被人爱过,让我临死前把这句话留在人间。”白开元教授认为这是泰戈尔的人生总结。

  “泰戈尔一生充满了很多苦痛,但泰戈尔能在巨大的痛苦中发现人生的美,他一生写了许多儿童诗,《新月集》是儿童诗的经典。我译他的诗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够很豁达地对待人生,正确对待生死。泰戈尔经常讲,我从无丝的往昔飘过来,又向无踪的未来飘过去。在这样一个时空里人类很渺小的。他还有一种说法,一个人的梦就像一个水晶,像一个火花,人生很短暂一闪就没了,但你总要闪一下。现在很多人自杀,我想他们看了泰戈尔的诗、理解他的境界,就不会去自杀了,就会懂得珍惜。”

  一百多年过去了,白开元认为泰戈尔的作品中有三个题材是永恒的。“一是儿童诗,二是爱情诗,三是哲理诗。泰戈尔写过‘荣誉如果高过实际,向真实的你低下头去。’还有‘不管你身体如何旋转,左手在你左边,右手在你右边’。多么深邃、多么富有哲理,我觉得今天仍能给人以启迪。我觉得这些诗永远都有魅力,会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的。”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fanyi/110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