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矗怎么读

泰戈尔为什么伟大?

  从8岁到80岁,50多部诗集、12部中长篇、100余短篇、20余戏剧、2000余歌曲、1500余帧画以及大量关于文学、哲学、政治的论著和游记、书简中的仙风道骨,看着他就“能知道一切事物的意义”,就能回归生命本真。他是“人类的儿童”,泰戈尔的心从没老过,他一生清新与灵性的芬芳就像他的诗,不必押韵、不需雕琢,却最能说出生命、自然乃至宇宙本身。

  泰戈尔的诗歌其中蕴涵的精深博大的人生哲理启示,则总能令人感受到一种振奋人心和进取奋斗的精神鼓舞,在唤起人们对大自然、对人类、对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爱心的同时,也启示着人们如何执著于现实人生的理想追求,让整个人生充满欢乐与光明。以下泰戈尔自述的神奇体验:

  我只从外界的幻象来看世界,看得这么久了,因此我不能看到喜悦的普遍的方面。当忽然间从我存在的深处,一道光明找到了出路,放射了出来,它替我把整个宇宙照亮了。那时候宇宙再也不像一堆事物,而变成一个整体呈现在我的眼前。这经验仿佛告诉我说,从宇宙心中涌出的歌调的流动,铺展在时间与空间之上,像喜悦的波涛一样回响到泉源上去。

  艺术家从充溢的心中送出歌声去,这真是一种快乐。当这歌声又飘送回来使他成为一个听者的时候,这快乐又增加了一倍。如果,当大诗人的作品也这样地像喜悦的潮水一样回到他那里,我们让它流过我们的意识,我们立刻不可言说地领会到这潮水流向的终点。在我们感着的时候,我们的爱就往前流;而我们的“我”也从他们的停泊处所移动了,欣然地流下快乐之泉到它的无限的目标上去。这就是在我们看到“美”的时候,我们心中所激起的渴望的意义。

  从无限流向有限的泉水——就是“真”,就是“善”;它是有法则的,有固定的形式的。它的回到无限的回声是“美”与“喜悦”,是难以捕捉的,因此会使我们心醉神迷。这就是我用一个比喻或一首诗在《回声》中的尝试,结果说不清楚是不足为怪的,因为那时的企图本身就不清楚。让我在这里抄下我在稍大一点的时候,所写的关于《晨歌集》的信中的一段。

  “‘世界’上空无一物,一切都在我的心里”——是一种属于特殊时期的心理状态。当心灵开始觉醒,它伸开双臂想抱着整个世界,像一个长牙的婴儿认为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为着他的嘴而存在的。渐渐地他了解什么东西是他真正想望的,什么东西是他所不想望的。那时候,他的光雾般的发射物就收缩了起来,得到了热力,也发出热力。从想要全世界开始,就是一无所得。当欲望集中起来,以一个人的所有能力专注在任何一件事物上,那时才看得见无限之门。《晨歌集》是我心中的“我”第一次发射出来,它们当然缺乏这种集中的任何表征。

  从那时起这颗朝拜的心,一点一点地,一部分一部分地,在种种心情和状态之下,和世界相识。最后在掠过所有无数永远变幻的无常的渡口台阶,它将要达到无限——不是不确定的可能的含糊,而是真理的圆满的完成。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享受到和“自然”独对的亲密的神交。园里的每一棵枣柳树,从我看来都有其独特的个性。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我从师范学校回家的时候,我看见我们屋顶凉台的天边,蓝灰色的载满雨点的浓云堆集起来,最深的喜悦立刻就充满了我的心。每天早晨一睁开眼,欢乐的新醒的世界,总象是我的游伴似的来找我和它一同出去;极其热忱的中午的天空,在漫长寂寞的午憩时间的看守下,常常怂恿我从工作中逃开,跑到它的仙窑的幽静中去;夜的黑暗常把通向它的幻影道路之门打开,把我带过七海十三江,经过一切可能和不可能的经历,一直进到它的奇境里去。 ——泰戈尔回忆录

  根据Wendy Barker和Saranindranath Tagore(哲学家)英译本翻译

  泰戈尔: 我今天才和Dr. Mendel聊到,数学上的新发现使我们知道,机会在极至微小的原子领域中所扮演的角色,存在的戏码并不完全由性格特质所注定。

  泰戈尔: 或许,但看来因果论并非主要元素,而是其他建立宇宙的秩序的力量加诸於上。

  爱因斯坦: 人们想了解的高层次秩序,那些结合巨大元素并引导万物的运作的秩序,是无法在微小元素中被感知的。

  泰戈尔: 因此,存在万物深处的二元性,在自由冲动与引导意志之间的矛盾上,发展出事物的秩序结构。

  爱因斯坦:现代物理学不认为这些是矛盾的。云从远方看来是一个模样,但若靠近看,却像毫无秩序的水滴。

  泰戈尔: 我发现人类心理的一个平行面向,难以掌控的热情与欲望,在个性人格驾驭下,将不同的元素融为和谐的一体。请问在物理的世界中也是如此吗?物理元素具有难以控制的个体冲动吗?在物理的世界中,是否存在控制元素、整合组织的秩序法则?

  爱因斯坦: 元素的存在并非无统计学的秩序可循。镭元素总是保持著特定的秩序,向来如此、现在与未来也将如此。物理元素的确具有统计学的秩序。

  泰戈尔: 不然的话,存在的戏码就会变得太过杂乱。这种机遇与决定之间持续和谐的状态,让一切永远新鲜,充满活力。

  爱因斯坦: 我相信无论我们怎麼做、怎麼活,都离不开因果论。虽然这样很好,但我们却无法看透。

  泰戈尔: 灵活的弹性也是人类行为的元素之一,小范围内的自由得以展现我们的个性人格。就像印度的音乐系统,不像西方音乐那麼严格僵硬,我们的作曲家仅定义乐曲的轮廓大纲,提供旋律与节奏的编排系统。乐手可以在特定限制下即兴发挥,但务先遵循某种特定旋律,而後才自然地在既定规则中融入自己对音乐的感受。我们赞赏作曲家发挥才华,建立出超越结构的旋律与节奏基础,但也期待乐手以个人技巧,创造出充满装饰音的旋律变奏。我们遵循万物的中心法则,并加以创造,只要不离开那个中心,便能在限定范围内,享有足够的自由,让我们的性格获得最完整的自我表达。

  爱因斯坦: 只有深具传统艺术的音乐才能如此引导心智。在欧洲,音乐已偏离大众文化与观感,变得像某种秘密艺术般,具有自己的道统与常规。

  泰戈尔: 欧洲乐手必须绝对服从那过於复杂的音乐体系。在印度,个人的创作性格决定了乐手的自由度,只要有能力掌握通则与旋律,每个人都能以自己的方式演译作家的乐曲,创造性地诠释自我。

  爱因斯坦: 这是非常高标准的艺术,乐手必须完全了解原创者的音乐理念後,才能够进而创造变奏。在我们这里,变奏通常是被预先设定好的。

  泰戈尔: 只要行为举止能符合正确法则,就能享有表达自我的真正自由。透过我们的创造,也让法则更真实,并具有独特的性格。印度音乐的二元性就展现在自由与既定规则之间。

  爱因斯坦: 连歌词也能自由发挥吗?我的意思是,歌手演唱时能自由地加入个人词句吗?

  泰戈尔: 是的,在孟加拉[Bengal]有一种很受欢迎的歌叫Kirtan,歌手能自由穿插或引用原曲中没有的评论字句,使听众在持续的即兴美感冲击下兴奋不已。

  泰戈尔: 非常严格,印度歌手演译变奏时不能超过韵体的限制,必需维持固定的节奏与时间感。欧洲音乐体系在时间上自由度较大,但旋律则无法变通。

  泰戈尔: 可以。有时印度歌曲为了接续音符,会加入无意义的字汇与人声。在北印度,音乐是门独立的艺术,不像在孟加拉,较重於传达字句或想法。北印度的音乐形式既精细又复杂,是完全充满旋律的世界。

  泰戈尔: 印度乐器的使用并非为了制造和音,而是为了维持时间感,并扩展音域及深度。你们的音乐是否常为了强调和音而牺牲旋律呢?

  泰戈尔: 旋律与合音就像图画中的线条与颜色,线条简单的画也许美感十足,加入颜色後可能反而变得模糊不起眼。但若能有效地融合线条与颜色,便能创造出伟大的画作,只要两者不扼杀损耗彼此的价值。

  爱因斯坦: 这真是个美妙的比喻。线条比颜色古老得多,看来你们的音乐在结构上,也比我们的要丰富许多。日本音乐似乎也是如此。

  泰戈尔: 很难以我们的心智来分析东方和西方音乐。我深受西方音乐感动,觉得它的优异展现在庞大的结构和华丽的编曲上。但印度音乐基本歌词的诉求,却带给我更深层的感动。欧洲音乐宽广的背景与哥德式结构,则具有史诗般的特质。

  爱因斯坦: 这是个我们欧洲人无法妥切回答的问题,因为我们对自己的音乐太过熟悉。很想知道究竟我们的音乐只是传统,或是人类的基本感受?究竟和谐共鸣与否是我们的通性,还是我们所接受的常规惯性?

  爱因斯坦: 从至小不曾接触欧洲音乐的印度人身上研究欧洲音乐的影响,会是个有趣的题材。

  爱因斯坦: 同样的不确定感反映在每个经验基础上,无论是欧洲或亚洲观感,总是透过艺术的反应呈现,即使是桌上这一朵红花,在你我眼中也不尽相同。

  伟大什么的只是后人给他的定义。被称为伟大的人,可能是做了什么好事,造福了一群人,这群人便称他为伟大。这种伟大流传到今天,会有一些人,或许想显示自己很渊博来博人眼球,或许想借名人的伟大事迹来达成自己的某些愿望,也或许是为了其他什么原因,这些人写写文章,发表演讲,通过人口相传,通过文字的源远流长,来颂扬这些伟大的人。于是,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便知道了,哇哦好多好伟大的人呀! 但为什么伟大呢?

  而我喜欢泰戈尔,只是因为他的诗,很有意思。有的像一段奇特的生命(The mighty desert is burning for the love of a blade of grass who shakes her head and laughs and flies away. 无垠的沙漠热烈追求一叶绿草的爱,她摇摇头笑着飞开.),有的像挣扎着寻求美好的渴望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还有的简单生动形象的阐明了一些哲理( We read the world wrong and say that it deceives us.我们把世界看错了,反说它欺骗我们。 )。

  谈伟大,我却不以为然。引用欢乐颂里面奇点说了一句话,不要把一个人想的太好,同时,也不要把他想的太坏。

  我在知乎开设了专栏:三生,三生 - 知乎专栏,欢迎前来阅读、指点、讨论,我将悉心接受。——————————————————————————————————————————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旅途也是很长的。天刚破晓,我就驱车起行,穿遍广漠的世界,在许多星球之上,留下辙痕。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最简单的音调,需要最艰苦的练习。旅客要在每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

  ↑《吉檀迦利》是亚洲第一诗人泰戈尔中期诗歌创作的高峰,也是最能代表他思

  想观念和艺术风格的作品。这部宗教抒情诗集,是一份奉献给神的祭品。孟加拉语吉檀迦利是献诗之意,泰戈尔向神敬献的歌是生命之歌,他以轻快、欢畅的笔调歌唱生命的枯荣、现实生活的欢乐和哀伤,表达了作者对祖国前途的关怀。

  1861年5月7日,泰戈尔出生在孟加拉省加尔各答的一个地主家庭,他从小爱好文学和艺术,由于毕生辛勤工作,在文艺界的各个领域都取得了成就。诗人泰戈尔首先是位诗人,他在印度享有史诗的地位。他共写了50多部诗集,其自由驰骋的情思和独创的韵律融为一体,并且含有深刻的宗教和哲学的见解,为当时印度新诗创作开辟了新天地。代表作《吉檀迦利》、《飞鸟集》、《眼中沙》、《四个人》、《家庭与世界》、 《园丁集》、《新月集》、《最后的诗篇》、《戈拉》、《文明的危机》

  诗集中除了歌咏爱情、友善、景物、风光之外,还有一些带有神秘色彩的颂神诗。这是泰戈尔受印度传统的泛神论—— “梵我合一”哲学思想影响的反映,他颂扬的并非宗教意义上的神,而是诗人追 求的理想与光明的化身郭沫若曾说泰戈尔“只是把印度的传统精神另外穿了一件西式的衣服:‘梵’的现实,‘我’的尊严,‘爱’的福音”。小说家泰戈尔在小说创作方面也勤奋多产,印度近代短篇小说的体裁是由他创立的,印度的第 一批社会心理长篇小说也是他写出来的。他是印度近代现实主义小说的奠基人。他写过100多篇短篇小说、12个中长篇小说。《四个人》《家庭与世界》《两姐妹》等中、长篇小说,以及《中国的谈话》《俄罗斯书简》等散文、随笔。

  剧作家泰戈尔创作的剧本共有40余种,这些剧本都具有独特风格。代表是《春之循环》《红夹竹桃》等。泰戈尔还写了许多散文,这些散文也都具有深刻的哲理、精美的语言,堪称近代散文的典范。

  词曲画家泰戈尔还从事作曲和绘画。由他作曲和填词的歌曲达2500首以上。泰戈尔留下的水彩画和素描也很多,约有3000幅左右。社会活动家泰戈尔还是一个积极的社会活动家。他的足迹遍及印度和世界各地。他一向支持世界各国人民的正义行动,对自己祖国的热爱和衷心也是相当令人敬佩。1941年8月7日, 泰戈尔逝世。

  读了他孙女婿给他写的传记,给我一种孔子圣人的感觉,除了诗集以外其余的作品涉猎不多,但在文学上的他的价值自然是毋庸置疑。

  家庭条件优越,有良好的受教育的条件,当然有时间风华雪月,看看书,作作诗啰

  我不仇富,只是因为他从来没有为低种姓的人说过话,这与他诗歌中所歌颂的美德不符,所以让我失望,是这样的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taigeershicichuangzuobeijing/126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